李可:我要给大小续命汤平反恢复它的本来面目

今日新闻 2019-10-0965未知admin

  刘力红:请李老谈一谈大小续命汤在中风使用中的把握问题(李老专程回宾馆拿了材料,中间由卢崇汉回答提问),李老风尘仆仆把材料拿回来了,向大家介绍这个宝贵的经验,现在大家欢迎!

  李可:关于“大小续命汤”在历史上流传的时间在2000年以上,是古代治疗中风的一个经方。但是现在用得少了,为什么?这和中医向西方靠拢有关。

  最早搞中西会通的有个重要人物,张山雷,写了两三万字的文章,重点批判这个东西。加上现代药理认为:方中附子、麻黄、桂枝有升高血压的弊病。所以,这两个方子基本就被禁用。

  我曾经和力红谈过,我要给大小续命汤平反,恢复它的本来面目。大小续命汤中间差不多,大续命汤多了一个生石膏。

  我这次6月份在深圳中风以后,当时右侧麻木,舌头发硬,讲话困难,回去就开始吃这个药,半个月就基本恢复,恢复到目前程度。最近有点儿累,昨天又冬至,冬至阳生,古人讲交节病作,伏邪外出,有点不舒服。休息了一晚,就度过去了,吃了点儿苏合香丸。

  再介绍两个方子。一个是“续命煮散”,出自《千金卷·八诸风门》。这个方子是在孙思邈老人家近100岁时写的,他自己中风了,整天被病人包围,劳累了,然后就病倒了。这个病有些什么表现呢?

  “吾尝中风,言语强涩,四肢朵颐,出此方,(他自己开的,让他弟子给他煎好)日服四服,十日十夜服之不绝,得愈。”

  古代写书的,还没有谁自己得了病以后写出来,所以这个病,孙思邈最有发言权。

  主治诸风,无分轻重,节至则发,比大小续命汤更广泛,可以治急中风、慢中风、中风后遗症。

  麻黄、川芎、独活、防己、甘草、杏仁各三两,肉桂(紫油桂较好)、附子(生附子比较好,我这次就用的生附子)、茯苓、升麻、辽细辛(原来只有细辛,我感觉辽细辛还是比普通的细辛效果好)、人参、防风各二两,透明生石膏五两,白术四两(一两等于十五克)。

  打成粉,一天14g,绢包,煮出来的汤如白开水,药出不来。我就改成两层纱布,我考虑绢包,是但取其气,不让药末漏到汤里;但是我感觉漏出一点来问题不大。加生姜45g,1000ml水煮到500左右,一天分四次服。3小时一次,如果病很重,就可以增加服用次数,24小时不断药。

  对于出现中风的预兆,或手指麻木,或肌肉跳动抽搐,比较重的麻木,就可以用它预防。

  急性期用此方也有效,需要加减。先用三生饮——生南星、生半夏、生川乌,用150g蜂蜜,适量水煮好后,加九节菖蒲30g、麝香0.5g,把病人救醒以后再用这个方子来纠正四肢偏瘫。

  还有一个方子大续命散:主八风十二痹。包括类风关,甘肃流拐子病(最后人完全不能动)。偏枯不仁,手足拘挛,疼痛不得伸屈,头眩不能自举,或卧,苦惊如堕地状,盗汗,临事不起(阳痿),妇人带下无子,风入五脏,甚则恐怖,见鬼来收录,或与鬼神交通等等的这些毛病。

  麻黄、乌头、防风、油桂、甘草、川椒、杏仁、石膏、人参、芍药、当归、川芎、黄芩、茯苓、干姜等分,研末,酒服方寸匕(2.7g~3g),不知稍加,加到以知为度。出现一些轻微反应为度,口舌麻木,不至于引起其他问题。

  中风后遗症,类风关,癔病,各种精神神经症状(与鬼神交通,鬼来收录),男子阳痿,女子宫寒无子,各种抑郁症(可以使肝阳升发,少阴的阳气得到升发)。

  我治100多例抑郁症,基本就是四逆汤,逐日加附子量,到一定程度,出一身臭汗,就有说有笑了,这个很奇怪,而且得病的大部分是大学生,家庭比较困难,环境压力比较大。

  我还计划用这个方子,试用于运动神经元疾病,这是个顽症,这个东西不但外国人治不了,我们也治不了。

  在南通会议时我写过一篇文章,《从麻黄汤治愈蛛网膜下腔出血并发暴盲引发的思考》我扼要的讲一讲,关键点:麻黄桂枝附子在高血压中能用不能用?用了后有什么后果?破疑解惑,如果这个解决不好,谁也不敢用。

  2000秋,我一年轻弟子,治了一个农村农妇20多年高血压,其夫为煤矿老板,有钱在外边胡作非为,女的就生气,突然蛛网膜下腔大量出血,出血后不久,双眼什么也看不到了。这种暴盲,按照六经辨证,属寒邪直中少阴,当时用的麻黄附子细辛汤,出了大汗,血压就好了,第二天,可以看到人影。

  人也醒过来了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?麻辛附按照现在医学观点,是升高血压的,为什么能治出血?而且对20年的高血压有这么好的疗效?当时我有这么一段话:麻桂升压已成定论,近百年来列为脑血管病的禁药;而麻黄汤却能治愈高血压岂不成了千古奇谈?用

  了药出大汗后,第二天所有的症状都解除。当时弟子中医根底不深,学眼科的,解释不了。那个书印刷时印错了,印成我的病案了。

  古代治疗中风,大小续命汤,收录在《古今录验》,是个古代验方。孙思邈在唐代就注明,流传时间很长,《金匮要略》也收录,可见效应毫无疑问。

  就是机理,为什么大汗出后,血压下降,脑水肿减轻,小便也多了,病好了后,8年时间,血压稳定,一劳永逸。当时考虑的是暴盲,“少阴直中”,直接把方用上,没有想到这么好的效果。

  刘力红:谢谢李老(掌声)!刚才做了一个介绍,因为时间的关系,更详细的应用我们期待下次再展开。

  我的感受,李老要为大小续命汤平反,是他切身的感受,因为他自己中风,腔隙性脑梗塞,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治疗的。

  现在我们有这样一个误区,麻桂升散,血压高脸红好像也有升散,因为有这样的关系,血压高就只懂得平肝潜阳,镇肝熄风,不知道辛温的东西可以起效,麻桂还有这么好的效果。

  我在《思考中医》里也谈到这个问题,血压为什么高?实际上就是机体有阻滞,机体是非常奥妙的,因为有阻滞,需要高的压力,才能够供养末端,这是个物理的道理。一般的药达不到末端,用西医的方法终身的服药,你高了我不让你高,使机体末端始终处于缺血的状态。

  末端这个指令,我这边不够吃了,赶快给我送吃的,这样一个指令始终存在,所以药要不停地用。

  现在出了一身臭汗,这个就好了,这些阳药,卢老师也讲了:扶阳就是两个,宣通和温补,这其实就是宣通,把阻滞拿掉,不需要那么高的压力就可以灌溉了,所以我们要去读懂机体这个系统。

  刘力红代问:大家都知道,李老是善用大剂量的附子治疗急危重症,请问李老,您在善用大剂量的方子效果非常好,但也有一些人人用小剂量治疗同样疗效也很好,请问剂量的大小您是怎样定夺的?尤其是对附子、细辛一类被认为有毒药物是如何定夺?(很多应用经方的老师也有此疑问,李老给出了最有参考价值的答案)

  李可:这个问题不好回答。根据我的经验,在我的治疗初期,治疗急危重症的时候,其中有6例心衰患者,在救治后很快就死了。后来一直冒打冒撞,经过详细的印证,我发现在急危重症这块,用小剂量的话只能是隔靴搔痒。

  大家好像是有一种误解,这么多看来有毒的药物,会不会中毒?我反复讲了这个问题,只要辨证准确,大量药物是不会中毒的,而且可以起到很好的疗效,是救命仙丹;相反,辨证不对,很小剂量也会出事的。

  据我一生见到的危症没有一个是小剂量药物能够治疗成功的。中药的毒性是有针对性,中医的治病是以寒制热或以热制寒,是相对的。假如他是个寒证,用多大的量也不会过。

  假如他是个热证,是个假寒证,你辨证有错,用再小量的附子他也受不了。我在治病的过程中,也曾想向前辈学习他们那种轻灵,但是最后都失败了,这也许是我的功力不够!

  刘力红:李老的意思就是说,如果你辨证准确了,不会因为大剂量导致中毒,因为中医的治疗是以偏救偏,但是如果你没有辨证准确,不该用,那就是很小的剂量他也要中毒。

  他老人家曾经跟我讲过一个例子,他用了那么几十年的附子,他本人开的方子里没有出现过过附子中毒,反而倒是他参加过抢救乌头碱中毒的,就是别人用了出问题,他去抢救。

  别人用的量是很小很小,可是中毒了,这就说明了当用不当用的问题,最关键是这个。所以大家更多是应该学习如何把握当用不当用,切忌片面地追求大量或是轻剂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看看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